相关内容列表
以阅读节活动为载体提升大班幼儿阅读能力的实践研究结题报告
中班幼儿创意主题环境的实施
中班游戏故事:扑蝴蝶
结合主题核心经验架构中班学习性区域活动的案例研究
共“阅”时光 一起成长 ——中班幼儿家庭亲子共读现状的调查研究
主题式保研活动促保育员专业成长的有效策略——以幼儿自助午餐为例
支持中班幼儿户外游戏的几点思考
精准对接 助力幼儿膳食品质提升 —— 膳食营养工作点滴体会
让室内运动“动”起来——支持幼儿动作发展的室内运动研究
增强后勤工作专业性,提升育人服务保障力
“以情优教”在幼儿园个别化学习活动的运用
9~12个月集体活动中游戏组织及家长指导模式探讨
31-36个月幼儿气质问卷调查在入园准备课程实施中的探索
多血质、胆汁质婴幼儿在阅读课程中的家长指导策略
低结构材料在中班自主性游戏中的运用——以“游船”为例
无线电发射器
我的毕业照我做主
项目化活动中引发幼儿深度学习
探秘“玩水工程” ——“三宝积木”分享交流中教师回应行为的研究
基于“中午回家”现象的家园共育初探

 

 
 
 
 

共“阅”时光 一起成长 ——中班幼儿家庭亲子共读现状的调查研究
2022-03-27  作者(来源):上海市徐汇区梅陇幼儿园 马瑞娜

【摘要】亲子共读指的是父母与孩子共同参与,共同选择阅读材料,采用多种阅读策略培养儿童阅读习惯的过程,是学前儿童早期阅读的重要体现形式,对幼儿语言表达能力、良好亲子关系的形成具有重要作用。本研究从家长的教育观念、亲子共读的作品、亲子共读的阅读策略和幼儿在共读中的表现四个维度对我园120名中班幼儿家长进行调查,以期为在家庭中开展亲子共读实践提供参考依据和借鉴。


【关键字】亲子共读 阅读习惯


  随着学前教育事业的蓬勃发展,越来越多的家长已经意识到亲子共读的重要性,人们对亲子共读的关注程度也越来越高。[1]《3-6岁儿童学习与发展指南》明确指出,在幼儿阶段应“经常和幼儿一起看图书、讲故事”,通过高效的阅读活动,帮助家长和孩子建立良好的亲子关系,培养孩子良好的阅读习惯,丰富孩子的精神世界,拓宽孩子的视野,提升孩子的语言表达能力。亲子共读是提升幼儿早期阅读能力的一种有效方式,已经日益受到了家长和教师的充分重视。[2]

  一、 调查结果与分析

  1、家长的教育观念

  家长所持有的教育观念影响着家长对亲子共读的认识以及对亲子共读的态度。本研究通过问卷调查了解家长对亲子共读相对重要性的认识、家长在共读过程中的感受、图书内容的选择权以及亲子共读的主要作用,并将数据进行统计,现将结果呈现如下:

010.png


  表1研究结果表明,大多数的家长认为幼儿阅读图书是相对重要的获取知识的方式,仅有4.58%的家长认为通过电视、手机、平板等渠道获取信息比图书阅读更重要;87%的家长并不认为和孩子一起阅读是费神的事,94%的家长认为和孩子一起阅读是愉快且有意义的事;就阅读内容的选择权而言,17%的家长认为选择权在家长;就亲子共读的作用而言,大多数家长为亲子共读可以丰富孩子的认识,培养阅读的兴趣以及促进孩子性格的发展,较少部分的家长认为亲子共读的作用在与促进孩子的认字以及口头语言的发展。

  2、亲子共读的作品

  本研究主要从亲子共读作品的来源、内容、数量等方面了解亲子共读的现状,现将结果统计如下:

011.png

012.png

  由表2分析可知,大多数的家长能够根据孩子自身的兴趣买书(80.92%),而根据幼儿园教师的建议进行买书的家长少之又少(20.53%);大多数家长能够遵循幼儿发展特点选择以图画为主的图书(95.42%),选择每页有一幅画面的彩色图画书以及选择每页有多幅画面的彩色图画书的家长占比相似,均接近50%;90%幼儿家中图书数量超过20本,68%家长与孩子共读过的图书超过20本。由图1可知,亲子共读选择类型最多的是童话或寓言故事,其次是儿童科普百科类图书,接着是识字图片、卡片。

  3、亲子共读的互动策略

  为了解亲子共读的互动策略的现状,现就亲子共读指导策略的来源、采用的方法等方面进行调查,现将结果呈现如下:

013.png


  由表3 可知,家长的亲子共读指导策略大多数靠自己摸索所得,占比51.15%,其次是大众媒体的介绍、幼儿园的指导、其他家长推荐;家长在与孩子共读的过程中,较多的使用图读法和点读法,诵读法和跟读法相对较少;对于亲子共读延伸活动技巧,如角色扮演、就故事内容进行绘画以及创编改变故事,家长采用这三种扩展阅读技巧的比例较低,均小于50%;同样,家长使用重复性策略,如讲完故事要求孩子进行复述占比小于50%。

  4、共读的频率与环境

  为了解家长与幼儿的共读频率以及共读环境,本研究通过问卷调查进行探究,先将研究结果呈现如下:

014.png


  由表4可知,48%家长选择在晚间入睡前与孩子一起阅读,这有利于孩子养成固定时间阅读的好习惯,其次42%的家长有时间就和孩子一起阅读,9.16%的家长选择在晚饭前后与孩子一起共读;从家长与孩子的阅读频率上来看,83%的家长达到与孩子共读一周3-4次以上,可见大多数家长重视亲子共读的作用;从共读时间上看,大多数家长亲子共读的时间在15-30分钟之间,可见大多数家长能够遵循幼儿注意力的发展规律,在适宜的时间内与孩子一起阅读;大多数家庭有专门存放幼儿读物地点;24%的家长与幼儿共读时没有固定的地点,这不利于幼儿良好阅读习惯的养成。

  5、幼儿在共读中的表现

  本研究从孩子在共读时注意力集中程度、主动提问频率和回答问题质量三个方面了解幼儿在共读中的表现,结果如图5所示。

015.png


  表5表明,50%的家长认为孩子在共读过程中注意力有时集中,40%的家长认为幼儿在共读过程中注意力经常集中,可见幼儿对亲子共读阅读形式较为感兴趣;92%的家长反映孩子在共读的过程中有时或经常提问;96%的家长认为孩子的在共度的过程中能够有时或者经常很好地回答提问。


  二、结论

  1、家长非常重视亲子共读

  大多数家长对亲子共读的认识比较统一,都非常重视亲子共读,认为和孩子一起阅读是愉快且有意义的事,保证与幼儿阅读的时间与频次,努力为幼儿营造良好的阅读环境,有意识地在日常生活中培养幼儿的阅读习惯。[3]

  2、共读中有互动意识和行为

  在与孩子共读的过程中,大部分家长有意识地与幼儿互动,且互动的行为比较积极,有主体意识,愿意通过多种形式引导孩子共同阅读。

  3、家长选择读物过于关注知识类

  在图书的内容选择方面,有部分家长选择识字卡片以及开发智力的相关书籍,家长对知识的关注度更高,期盼通过阅读提高汉字的认识能力,积累更多的知识,为即将来临的小学教育打下基础。而家长对于读物的选择过于关注知识类,则违背幼儿的发展特点,不利于对幼儿阅读兴趣的早期培养,幼儿容易产生逆反情绪对阅读产生排斥感。[4]

  4、共读中对幼儿语言表达关注不够

  大多数家长认为亲子共读在丰富孩子的认识,促进孩子的人格、培养孩子的阅读兴趣和情感上具有重要作用,但对于亲子共读对发展孩子的口头语言表达能力认识不足。


  三、本研究的不足

  本研究选用的样本量较少,后期研究可以扩大研究范围,增加被试量。其次研究的对象是中班幼儿,在后期的研究中调查幼儿园各年龄段亲子共读的现状,使研究结论更具说服力。

  本研究主要采用问卷调查法,研究方法较为单一,在后期的研究中将访谈法、观察法、行动研究法运用到研究当中,使研究结果更具可信度。

  影响亲子共读的因素还有很多,如父母的家养方式、幼儿的气质特征、家长的经济水平[5]、家庭环境的嘈杂度等等,这都有待于今后的进一步研究。 [6]


  四、建议

  1、树立以幼儿发展为主的亲子共读意识

  亲子共读中,家长和幼儿都是主体,共读的目的是培养幼儿的阅读习惯,所以一定是以幼儿发展为主,家长的言行都要建立在以幼儿发展的基础之上。如:共读的内容孩子感兴趣吗?共读时,孩子积极吗?投入吗?有问题吗?等等。家长不能只按照自己的节奏开展共读活动,家长有了幼儿发展优先的观念就为亲子共读奠定了良好的基础。[7]

  2、提供多元化的共读内容

  亲子共读的内容随着时代的发展已经发生了日新月异的变化,随着人们物质文化生活的丰富,我们获得信息,拓宽视野的方式逐渐多元化,因此,我们对亲子共读内容的选择也要与时俱进,体现新时代特点。有了这些多元化的亲子共读模式,给了我们更多的亲子互动的话题,丰富了亲子陪伴的方式,和交流的话题,也开拓了视野,提升了综合素养。亲子共读的内容可能是一本书、一幅图画、一集动画片、一场演出……[8]

  3、通过不同的引导方式提高幼儿专注度

  在亲子共读的过程中,孩子的注意力常常会受周围事物或声音的影响,因此,在共读过程中,家长的引导可以有效提高孩子的专注度,使共读效果更佳。以绘本阅读为例,引导可以提问方式开展,常见的有:1、从图中看到了什么?2、猜猜主人公是如何解决遇到的麻烦或困难的?3、后面还会发生什么事情呢?4、你希望结果是怎么样的?等等,来引导孩子始终对故事的发展有一个积极的想象和预设,从而对故事的发展有很高的期待,在这样的亲子共读过程中,孩子才能保持很好的专注度,投入其中。

  4、鼓励幼儿自信表达提高表达语言能力

  亲子共读绘本后,在对故事内容了解的基础上,可以鼓励孩子通过复述的方式回忆故事内容,家长以听众的角色陪伴左右,当孩子有忘记的时候,家长可适当提示关键词句,帮助幼儿共同完成,经过一段时间的尝试和积累,孩子在表达的过程中会逐渐尝试用自己的语言来组织,自信心也会慢慢建立起来,形成良性循环,让幼儿从敢说、愿意说、大胆说,逐步提升语言组织和表达能力。[9]


  【参考文献】

  [1] 王华. 3-6 岁幼儿早期读物现状的调查与分析[N]. 吕梁教育学院学报,2013(02):32.

  [2] 潘爱珠. 幼儿早期自主阅读能力培养方法探析[N]. 通化师范学院学报,2008(04):62.

  [3] 周兢.早期阅读发展与教育研究[M]. 北京: 教育科学出版社,2007.5.

  [4] 朱从梅,杨鲁虹. 对家庭早期阅读教育现状的调查[J].早期教育,2003.

  [5] 张监如,李佳慧. 低收入家庭亲子共读对话分析:话语内容与互动类型[J].台湾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类,2001,51(1):187-217.

  [6] 李燕芳,量奇.儿童早期读写能力发展的环境影响因素研究[J].心理科学,2004(3).

  [7] 汪娟. 多元互动的亲子阅读指导策略探析〔J]. 基础教育研究,2011(5):51-52.

  [8] 陈雅典. 幼儿绘本多元阅读教学的实施策略〔J]. 学前教育研究,2015(10):72-74

  [9] 宋然. 3-6岁幼儿家庭亲子阅读现状调查[D]. 天津师范大学,2017,5.



关闭窗口